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雨墨惡旅傳奇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3:48:41

  道光年间,江苏泰州有一个叫邢楠的书生,年纪虽轻却是饱读诗书,满腹才学,可是数次应试皆名落孙山,又因穷困潦倒,迫于生计便经人介绍远赴湖北为当地道台做幕僚这年道台奉旨进京觐见皇帝,因为时间紧急,于是便单身匹马先行一步,让邢楠和几个仆人带着行李跟在后面這一日幾人緊走慢走,趕了很遠的路,等找到旅店的時候天色已黑了下來,進去一問所有的客房都住滿了邢楠打探了一下得知这附近只此一家客栈,前方又没有了投宿之处,所以无奈之下只能好言相求让店主给他们找个地方,不需要多好,只求能住宿一晚,明早便走,并许以重金相酬店主开始一直不肯同意,后来似乎禁不住他的苦苦哀求,又心贪重金,想了一会便抬起头对他道:“既是如此,那就让你的仆人住在马厩里,我倒还有一间客房,只是里面已经有一个客人了,你若是不嫌弃就住这一间吧”邢楠一听心中不由大喜,当下让几个仆人收拾行当带着行李住到了马厩里,自己随主人来到一间低矮的平房前

  待进门一看,只见房内摆设简陋,只有一间桌子一盏油灯,灯光昏暗,微弱如豆,南北还各有一张土炕主人寒暄几句即告辞出门,邢楠把门关好,又走到桌前将灯芯剔了几下,让烛火稍微亮了一些趁着亮光,他看见北炕上似乎躺着一个男人,仔细看去,却见这人身上不仅盖着被子,头上还戴着毡笠将面目遮住,也不知道年龄几许,是老是少此时正当酷暑,天气炎热难耐,邢楠眼见如此天气此人还盖着被子带着毡帽,心中估摸着他是不是得了伤寒之类的疾病,于是便轻轻向那人叫道:“兄台,你身上可是有疾么”只是连着呼叫数声,始终却不见那人应答,邢楠估计他可能已经睡熟,于是也没理会,将自己随身的包袱放在南炕,坐在炕上休息

  枯坐了一会,他将干粮拿出,草草吃了几口填饱肚子,随即又取出烟管,抽了一锅旱烟,待过足烟瘾后,他也感到有些疲倦不堪,上下眼皮开始打起架来,于是便起身将炕拂扫一遍,准备上炕睡觉了没想到身子刚刚躺下,尚未吹熄油灯,忽然看见北炕的客人“刷”的一下掀开被子直直坐了起来,隔着桌子似乎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邢楠心中大为诧异,于是就顺着昏暗的灯光看去,只见这客人面色发青,两眼翻白,双瞳缩成绿豆一般大小,正直瞪着自己见此诡异之状,他当时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看这样子,此人似乎不像是活人啊,于是他便心惊胆战地问道:“不知兄台要做什么”说话间连自己的声音都发起抖来没想静等片刻,对面客人并不回答,依然目光闪闪直瞪着他,面无表情一言不发邢楠见状心下不由越发害怕,双腿也微微颤抖起来,眼见对面这客人的样子,分明就不是活人,难道刚才躺在床上的竟是一具死尸,此时感受生人气息化为僵尸不成念至此他翻身坐起就想躲进床下,因为他听老人说过僵尸身体不能弯曲,可能钻不进床下,这样或许能保全一条小命不料待他坐起身向下一看,不由心凉了半截,只见这炕四周自下至上用砖砌成,围的是密不透风,想钻进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于是坐在床上愈发抖如筛糠,不知所措

  正在六神无主惊骇欲绝之时,脑中忽然想起以前曾听人说起,凡死人的尸体必须要借生人的阳气才能变成僵尸,如果僵尸刚开始看着人,那么人也一定要盯着僵尸,这样四目相交,以纯阳克至阴,僵尸就永远都不能动了;如果稍微闭闭眼,那么生人的阳气就会消散,僵尸便会趁机暴起扑人,那时便再也克它不住了邢楠想到这里,便打起精神睁大双眼使劲瞪着僵尸,连眨一眨眼皮都不敢僵尸也一动不动,双眼紧盯着他这样过了一会,他逐渐觉得上身僵硬,双目疲倦,额头上的汗水流到眼皮上也不敢去用手去擦,唯恐散了阳气,让僵尸起身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时间长了终究会支撑不住,他知自己炕旁即是屋门,于是便有心想逃,奈何主人离去后自己就将门闩插紧,不由心中暗暗叫苦好在眼角余光看去,烟管就在炕上,当下用手拿起烟管一边瞪着僵尸一边悄悄去拨门闩,拨的几下,只听咯嗒一声,门闩被拨开了,邢楠心中大喜,此时他也筋疲力尽,再也支撑不住,大喊一声便从炕上跳下,不及穿鞋开门便跑僵尸一见他夺门而逃也迅即从床上暴起,向他直扑而去,中间被桌子挡了一挡,身形顿滞,连桌上的油灯也被打翻,灯油流了一桌就这样挡了一挡,邢楠就出了门,出门的时候因为身形迅疾,带起的风将门带成半掩,僵尸追至猝不能避,当即扑了上去被关在门里而邢楠也因为跑的太猛,加之晚上天黑看不清,一出门就踩在一个小土坑里,咕咚一声便摔了下去,当场就头破血流,昏死了过去

  此时已三更半夜,客栈的客人都已经熟睡,并无人发现邢楠倒在地下过了一炷香时分,他才悠然醒来,从地下爬起身顾不得包扎伤口就去马厩找自己的仆人,找到之后叫醒他们,一边找出布巾包扎伤口,一边让人去找店主店主正睡得香甜,忽被一阵砸门声惊醒,起来开门一问,赶紧和仆人一起赶了过来邢楠一见店主就怒火中烧,厉声问他道:“你店中有死人,你居然敢让我和他住在一起,也不给我说明,乃至今夜尸变之事,差点害我一条性命,你可知罪待我报得官府,将你好好治罪”店主面色惨白,自知理亏,口中不住求饶原来这本是他雇的一个伙计,因为昨天中午突然得了暴疾,不到晚上就死了这伙计的家离这不到十里地,刚才已经派人去他家告知了,所以才暂时将尸体放在那间屋子里,因为贪图邢楠的钱财,怕他心惧不住,所以才不敢如实告知此刻看邢楠头破血流鼻青脸肿,两个牙齿也被磕飞,他心中害怕不已,不断赔罪求饶,愿意重重赔付,邢楠这才消了点气正在邢楠大声训斥店主的时候,死者的妻儿带着棺材也赶到了这里店主这才对母子俩说了事情的经过,此时天已大亮,母子两人急忙到房前想要进去看看,没想到门被僵尸抵住,急切之间不得进去,好在这房子是土坯房,无奈之下店主拿来斧头,和伙计一起在墙上劈开一个大洞,众人才得以进去进去之后看见僵尸仍然扑在门上,双手手指如木钉一样紧紧插在门板上,拔都拔不出来邢楠一见大为后怕,若是当初这僵尸没被门板挡住,他此时焉有命在,不由心中连呼侥幸母子两围着尸体放声大哭,最后用斧头将门劈开,这才将尸体放入棺中抬走店主对邢楠赔罪不已,拿出厚金相赠,邢楠方才收拾好东西这才和几个仆人出门远去

  共 246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讲的是道光年间,江苏泰州有一个叫邢楠的书生,这年道台奉旨进京觐见皇帝,途中借宿忽遇僵尸,脑中忽然想起以前曾听人说起,凡死人的尸体必须要借生人的阳气才能变成僵尸,如果僵尸刚开始看着人,那么人也一定要盯着僵尸,这样四目相交,以纯阳克至阴,僵尸就永远都不能动了;如果稍微闭闭眼,那么生人的阳气就会消散,僵尸便会趁机暴起扑人,那时便再也克它不住了邢楠忍受不住,决定逃跑,结果被僵尸弄得多处受伤,最后得幸逃脱是店主的贪财才让客人受惊,店主对邢楠赔罪不已,拿出厚金相赠,邢楠方才收拾好东西这才和几个仆人出门远去邢楠经历了一次恶旅,惊心动魄此故事讽刺了贪财的人的同时也告诫人们不能贪心,有得必有失也突出当时“廉洁”的重要性 小说人物鲜明,读之让人回味无穷而且清婉流畅,富有感染力,字里行间闪烁着思想的光芒值得推荐共赏感谢作者赐稿江山文学—雨墨梦乡,期待作者再次投稿【:星辰悦潇】

  1楼文友: -21 1 :40:40 拜读佳作,遥寄安康厚德修身,廉洁载物 生如春花之烂漫,或如秋叶之静美

  2楼文友: -22 1 :58:40 在墨香的世界书写云淡风轻,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婉约的文字激起浪花朵朵作者内心细腻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在文字之中寒冰拜读老师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

窦性心动过缓是什么决定的
什么减肥产品安全有效
通心络治疗哪种心绞痛好
悦而维生素D滴剂吸收效果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