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补天道 第八章解散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7:21

补天道 第八章解散

第二日,盛大的郭家堡收徒选拔就在熊府举行。

饶是孟帅心中有准备,但还是低估了郭家堡的影响力,这收人的风声一放出来,瓜陵渡整个动了起来。一共不过几百户人家的小镇,竟造出了人山人海的效果。

只是同是在熊府,一边是吊唁灵堂,苍白肃穆,一边是收徒摆酒,热闹红火。这等反差有些滑稽,再加上吊唁的人还没报名的零头多,就更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了

“听説附近村镇的孩子也来了。没想到郭家的门人这么受欢迎。”孟帅站在大门口,忍不住道,“不过我听説并没有言明是收‘徒弟’。我倒觉得更像是收伴当,陪着少爷做打手,捧着少爷做帮闲,跟家丁比也不差多少。这样也有吸引力?”

方轻衍在旁边冷笑道:“就算是当家丁又如何?这世道早就大乱,到处都在打仗,当豪门家奴比当贫民百姓还安全舒服些,何况还有武功传授。就算只是粗浅武功,也是常人无法接触到的。别的村镇,可没有大船东这么慷慨的乡绅办‘演武学堂’。你自小衣食无忧,又学家传武功,投胎的命也算十个里面才有一个的运气,好好收着你的福气罢。你又哪里知道外面的生计?”

孟帅看了一眼傲气写在眉头上的方轻衍,道:“怎么

补天道  第八章解散

,我不知道,你反而知道民间疾苦了?”

方轻衍没有回答他的话,只道:“郭家是凉州四大豪强之一,在沙陀口又称‘百里郭侯’。嘿嘿,百里也称侯,跟猴子称大王有什么分别?要是在当初,这样的门第,也配……”他突然转头道,“这大小也是个机会,你怎么不去?让你们家去説説,凭你家里的条件,别説什么伴当,直接跟熊家的子弟一样当入门弟子也不难吧?”

孟帅不便在当面説郭家的坏话,咳嗽了一声,道:“我资质不成,去也白去。”

这也是一个理由,反正他的资质也就是马马虎虎,至少他前身那个钟二是颇为自卑的,如果换成他前身在这里,估计也不会去,理由就是他説的这个。

他又问道:“你呢?为什么不试试?”

这个镇子里的适龄孩童,无论男女,不参加测试的,也只有他和方轻衍两个人了。

方轻衍道:“你知道他们测试资质用的是什么方法?”

孟帅根本不知道,信口胡扯道:“不是拿一个大水晶球,把手放在上面,看什么光么?”

方轻衍怪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什么玩意?”

孟帅咳嗽了一声,道:“那你説是什么?”

方轻衍道:“是摸骨。用一双手到处摸你身上的根骨品质——我何人也?岂能让这些蠢物来摸我的骨头?要检测我的资质,他们还不配。”説着转身扬长而去。

孟帅站在原地,琢磨了半响,自语道:“他是比我能装逼。这么拽的话我就説不出来。”

这场收人大会一直举办了七日,一直熬到了老船东三七。郭家带走了包括熊家子弟在内的十二个孩子,走的风风光光,压根忘了第二日老船东出殡。

因为这件大事太热闹,老船东出殡都显得寒酸了,连葬礼那日宾客来的都少了。送殡时,镇长一脸阴沉,与其説是悲伤,还不如説是气的。

就算是再想巴结郭家,被闹了这么多天,也该生了一肚子气了,就是不知道他要把气撒在哪儿。

答案很快揭晓。

第二天孟帅去演武学堂上学时,现学堂大门紧闭,围了一圈孩子,还有几个镇民混在其中,吵闹声震耳欲聋。

靠近边去,就听一个镇民放开了嗓门叫道:“这是怎么説,好好的就不给学上了,镇长出来説话!当年老船东在的时候办的学堂,现在説不办就不办了,凭什么?”

门口站着两个大汉,正抱着膀子叫道:“去去去,啰嗦什么?这是熊家办的学堂,自然是熊家説了算。关门就是关门。你有能耐自己办去,爱上多久就上多久。”

门口吵嚷声一声高过一声,孟帅听得头疼,但也听出大概——这演武学堂,今天是到头了。

説不出什么感觉,要説悲伤,也不至于,留恋,更不可能。他每天来这里就为了睡觉,不能睡了回家睡也没什么。同学更是一个人是都不熟悉,再説都是一个镇子上的,不能同窗还永别了不成?

嗯,对了,还有水老。

他老人家会被赶出去吧?

其实孟帅跟这个糊里糊涂的老头师生情谊只是平平,但多少有些同情。只是他也只能做些举手之劳的事情,要他做得更多,比如代替郭家挽留水老,或者花钱雇用水老,他没这个心也没这个力。

好歹去送一程吧?送diǎn盘缠,也是自己的一份心意。

孟帅拍了拍身上,一个大子儿都没有,正想是不是借diǎn钱去,就听有人叫道:“大少爷来了!”

就见人群分开,熊家大少缓步而来,脸色冰冷,望着人群,道:“你们回去吧。就算再闹学堂也不可能开了。镇长已经把这笔钱勾销了。房子要收回做仓库了。”

围观的孩童有人叫道:“凭什么?”

那大少爷道:“凭什么?嗯,就凭这学堂是我们家开的,从没要过别人一个铜板。你们有免费的学上,那是运气,没有,那是本分。有什么不满意的?谁惯的你们?别老想着占便宜,回去干diǎn活计,赚了钱把儿子送去沙陀口的武馆才是正经。”

一时间众人鸦雀无声,有人道:“当年老船东在时……”

那大少爷提高了声音叫道:“还敢再提老船东?他老人家生待你们不薄,你们怎么回报呢?外人一招你们,你们上赶着攀高枝,不要钱的去了,可还记得我爷爷停在旁边?就算把你们培养成人,也没有一文钱回报。学了一身武艺,只想着自己光宗耀祖,还记得谁教你们武功?像这样的无底洞,谁爱填谁填,我们熊家不干了。”説着转身走了。

留下一群孩童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不知是谁先“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孩子们哭成一片。

一片悲情之中,就听有人道:“不过一个破学堂,散了就散了,值得一哭么?依我説,学些三脚猫功夫,出来混江湖死得更早,还不如本分些,至少还有命在。与其将来误人子弟,早早散了也好。”

孟帅一听就知道谁説的,回过头,果见方轻衍站在那里,脸上还是特有的那副居高临下的神气。忙伸手把他拖开到没人的地方,道:“我説咱别拉仇恨行么?那么多有气没地放的孩子,你上去躺枪,一人一口吐沫都淹死你了。”

方轻衍不在意的哼了一声,突然道:“要是这样,你站在哪一边?”

孟帅道:“我可以帮你收尸,还能照顾你娘,够意思吧。”

方轻衍呸了一声,道:“滚一边去。我回去了。”

孟帅突然想起一事,道:“你有钱没有,借我diǎn。”

方轻衍掏了掏衣兜,一共找出两串并十来文钱,道:“够不够。不够我回家拿diǎn去。”

孟帅接过,道:“够了,回头我还你。我看水老要走,师生一场,总要送diǎn盘费。”

方轻衍道:“若是这样,你要快diǎn了。我刚刚看见那老儿抱着他那盆盆景,已经走出去了,现在説不定已经到渡口了。”

孟帅一拍腿,就要往外走,方轻衍叫住他,道:“你要这么去,要小心diǎn姓熊的那小子……好像叫熊硕吧?”

孟帅奇道:“他不是去郭家堡当记名弟子了么?怎么,他还要半路截杀我不成?”

这小子简直无理取闹,惹上这么个家伙,真是前世不修。不过孟帅也不是好惹的,再纠缠不休,就别怪他不客气。

方轻衍道:“不是对你,是对水老头。我听説他恨那个水老头害死他弟弟,纠结了几个混小子,要凿了那老儿的船。许是我多心了,难道他果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妈蛋!

孟帅一路狂奔向镇口,越想越气,那熊硕越来越抽风了,自己弟弟死了,就能随便拉人陪葬?孟帅也好,水老也好,想弄谁就弄谁,无法无天也够了吧?

有孟帅在,就不允许他胡来!

跑了一阵,他心中有些冷静,熊硕一人,武艺就不错,再纠集几个混小子,自己未必打得过……

是了!

孟帅心中有了定计,像这等顽童打斗,谁武艺高还在其次,关键是谁的气势高。就犹如街边上偶的吵架,犀利的言辞不如猛虎下山的气势,要把对方镇的不敢动手才是最高。自己要胜利,就要从一开头把他们气势踩下去,拿个硬家伙,带diǎn杀气,叫他们不战自溃!

孟帅拐进了一家铁匠铺,镇上的匠户都是钟家的租客,都和他相熟。这个铁匠他也认得,当下叫道:“李大叔,你前几天耍把式那把竹枪呢?”

李大叔认得他,笑道:“就在墙角,你要……”

就见孟帅抄起竹枪,抖了个枪花,大声吼道:“杀!”一溜烟出门去。

李大叔唬了一跳,看着他的背影,心有余悸道:“这是干什么呀这孩子。”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网络预约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要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