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朱军与赵本山交恶始末

发布时间:2019-08-15 13:34:51
朱军与赵本山"交恶"始末 摘自《广州》2012年1月7日B11版原题:《朱军:别让春晚承载太多》 春晚已有29年历史,在这段辉煌历史的表面下,也隐藏着一张饱受舆论非议的灰色面孔。“春晚植入广告”、“黑色三分钟”等话题,一次次把春晚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但春晚“铁帽子主持人”朱军在《我的零点时刻》书中,为春晚遭遇的过度非议进行了一场强有力的辩护。 谈“打出来的兄弟”赵本山: “一开始他反感我,直言觉得我‘假’。” 朱军说:“我跟本山的关系很有意思,我们俩是不打不相识,属于打出来的兄弟。一开始他有点反感我,见了我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你什么意思?我又没得罪过你,你怎么见我老这样?’他很直接:‘我不喜欢你。’我很奇怪:‘为什么?’他朝我翻了个白眼,吐出两字:‘你假。’我俩之前几乎没怎么接触过,他说这话我就更莫名其妙了:‘什么事觉得我假?’他三个字直接把我撂倒:‘不知道。’我当时心里颇有些不平,你又不了解我,凭什么说我假?太没道理了,和我相处过的人还觉得我真呢!真诚是我做人做事的信条和原则,因为真,我更交来了一大群真朋友。” 朱军《我的零点时刻》看点: [1][2][3][4][5]下一页“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本山都形同陌路,直到有一天,在白岩松家,小白拉着我说:‘哥,咱们俩一块儿敬本山大哥一个。哥,咱们俩一块儿敬义夫兄一个。’本山看小白对我左一个哥右一个哥地喊着,感到奇怪,他实在忍不住了,就问:‘我说小白,你们俩这啥关系呀?’小白指指我,神情自然地介绍:‘这是我哥。’显然赵本山对白岩松是欣赏有加,他就更摸不着头脑了。一个他不甚喜欢的人,一个他那么欣赏的人,他们俩居然关系那么好?” 朱军说,可能从那时候起,本山才对自己另眼相待。一来二往,通过几次相处共事后,本山对我说:“兄弟,哥哥原来对你有误解。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行了,以后有啥事就跟大哥说,大哥能帮你忙一定会帮你忙。”我没问他当初对我有什么误解,但他既然这么说,可见他对我的成见消除了,我心里也挺高兴:“大哥,没什么事我也不会麻烦你。咱好好做兄弟就行。”解开了心里的疙瘩,我们从此就真的像兄弟一样了。我想,什么叫艺术家,艺术家只有一点,把所有的观众深深装在心里,即使自己躺在舞台上,也要给大家带去欢乐。有谁能让13亿人在同一秒钟发笑?只有大哥本山!”前一页[1][2][3][4][5][6]下一页披露“黑色三分钟”内情: “过度紧张造成口误,并非是主持人互相拆台” 1983年,央视举办了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到现在历经29个年头。29年来,春晚从一台普通文艺晚会成长为了中国百姓的新年习惯,给观众带去新年的欢乐,但在近几年,引起的争议也很多。 有人说春晚精华已尽,好的东西都演完了;有人说春晚还是那个春晚,但舆论环境的变化实在太大,因而遭受了不同以往的待遇。 2007年春晚,倒计时之前,主持人串词口误、忘词等状况不断出现,被友戏称为“黑色三分钟”,一时间社会议论沸沸扬扬。 在《我的零点时刻》中,朱军首次还原“黑色三分钟”的真相,他说:“‘黑色三分钟’并非如外界所言,是我们几个主持人之间互相拆台、人为抢词造成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由于我们应对危机的经验不足,相互没有配合好,再加上过度紧张,所以接连造成了口误。” 正是从2007年开始,导演下了明确指令,舞台上无论发生任何情况,一切交给朱军。15年的春晚路,并非一帆风顺,朱军也曾有过忘词、错词……种种失误一度成为他的“噩梦”,但正是这些风雨让朱军真正明白了作为春晚资深主持所必需的担当。前一页[1][2][3][4][5][6]下一页谈春晚植入广告争议: 一些“圈内人”骂春晚, 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长时间来,公众对春晚植入广告进行了缺乏理性的严厉批评。处在风口浪尖的朱军,在龙年春晚前一个月出版的这本《我的零点时刻》中,首次站出来为春晚广告植入正名。 春晚植入广告,植入方式或明目张胆或潜风入夜,引起观众极大的反感,春晚舞台早已成为各广告商相互争夺的地盘。春晚强大的吸金能力带来的负面一年盖过一年,一些所谓的“圈内人”观点犀利,骂声嘹亮,批得春晚一无是处,驳得春晚体无完肤,以至于龙年春晚总导演哈文在首次与媒体对话时特意宣称:“龙年春晚将不插入任何广告。” 在《我的零点时刻》中,朱军为春晚广告植入正名:“春晚养活整个剧组,给央视创收,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从法理上讲无可非议。朱军说,要说春晚真的存在什么产业附加值隐性利益,那么最大的受益者恰恰是以研究春晚为业的媒体从业人员和科研工作者、狗仔窥探、娱乐八卦、炒作、名人访谈、社会批评、学术研究等等,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所炮制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收益也是巨大的。” 恰恰是在这条产业链上,一些批驳春晚者顺利出位,在得到关注的同时,取得了一定的话语权。对于这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朱军幽默地说:“下次动笔之前,请先向春晚鸣谢致敬吧。”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对话朱军: 我给春晚年夜饭做了15年跑堂 广州:又为春晚忙碌,你这次会不会有惊喜给我们演小品之类的? 朱军:小品今年不会有,到现在没有排练就不会有了。去年开始为了保持节目主持人在舞台上形象的单纯,基本原则上是不再进行小品的表演。 广州:如果把春晚比作一桌年夜饭,在筵席里你是一个什么角色? 朱军:这个问题还真是,我是一道什么菜,对,我是跑堂的。我负责把大家招呼好,把这个菜摆在桌子上,摆整齐了。 广州:你说你是跑堂的,那么总结一下15年跑堂的经历有什么感受? 朱军:借用白岩松的一句话,改一个字,叫累并快乐着,很幸福。每年到春晚排练最紧张的时候都会筋疲力尽,就是在这样一个状态之下,自己感受到了那份幸福,那份快乐,尤其是每年的除夕,在演播室里陪观众朋友们一起过年,我觉得此生足矣,一陪就陪了15年,感到很幸福。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小孩突然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云南生物谷药业产业文化
血行不畅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