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九天剑主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生死剑

发布时间:2019-10-11 20:19:01

九天剑主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生死剑

那些侍卫们怔怔的望着白夜,他们何曾见过有谁敢这样侮辱公岳的?

公岳自踏入魂修起就展露出了极为可怕的天赋,无论是他的魂道还是剑道,皆出类拔萃,举世无双,无数人寄予厚望,几乎每过一周,就有高人登门,希望收得公岳为徒,但全被公岳拒绝,迈入十二初宗后,公岳的名望更是暴涨到巅峰,数个群宗域的大宗门向公岳投出橄榄枝,可见其地位与天赋之强大。

无论是谁,只要位居初宗之位,那就是权威与身份的象征,这样的人决不能轻易得罪,他的背后,可能站着数个恐怖的存在。

但是,这个看起来甚至比公岳还要年轻的男子,却当面羞辱公岳!

这个人疯了?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个白痴?

“你羞辱我?”公岳微笑道,仿佛根本不生气。

“这算是羞辱吗?”

“你是什么东西?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一个气魂境的废物,也敢对初宗口出狂言!!”

亭内的女子站起身来,泼辣的咒骂。

白夜置若罔闻,看都未看那女子一眼。

女子更加的生气了。

“从来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骂我!”公岳道。

“那么今天有了。”

“你叫什么名字?”

“白夜!”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白夜?很好!”公岳点点头:“既然如此,你是否做好为你狂妄言行付出代价的准备?”

“大哥!”

沐清清急了,连忙上前,拦在白夜面前:“大哥,我这朋友性格有些直,不太会说话,请您原谅,我代他向您道歉!!”

说罢,便深深鞠躬。

“沐清清,你真觉得你在我眼中有多少份量吗?我称你一声清清,是看在长鹰兄的份,你不要得寸进尺,闪开吧。”公岳淡道,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

沐清清面色微变,有些不知所措。

“哼,一个婊子而已,我看你拒绝长鹰,只怕是喜欢上了这个废物吧?”那女子冷道。

“你你怎能辱人清白?”沐清清粉唇紧咬,眼眸珠光闪现。

“不然你怎会为这小子下跪求情?这不是明摆着吗?”女子双手抱胸,冷笑连连。

“你”沐清清气急,却不知如何反驳,娇躯急颤。

却见白夜一手按着她的香肩,淡道:“清清,你先退后,这些人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你说再多,求再多,也不过自取其辱。”

“可是,哥哥”

“没事的,你先退开吧。”白夜淡道。

沐清清忐忑无比,但倔不住白夜,只能点头,退到潜龙身边。

“丫头片子,你瞧不出吗?这小子是手痒呢!”潜龙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从哪掏出一个酒葫芦,咕噜噜的灌了一口道。

“手痒?”沐清清愣了下。

“你且看便是了。”潜龙道。

沐清清不再做声。

“你要挑战我?”

看到白夜眼中浓郁的战意,公岳嘴角上扬:“气魂境挑战绝魂境,有趣,太有趣了!”

“你不敢应战吗?”白夜淡道。

“有何不敢?你既辱我,我就不能放过你,否则,我公岳岂不遭人唾骂诟病?”公岳指着白夜,笑容冰冷:“不过,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都有资格挑战我的,你既然要战我,就该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的命,足够了吗?”白夜淡道。

“你的命,值几个钱?”旁边的女子不屑冷笑。

白夜扭过头,静静的看着她。

女子柳眉一动,冷哼道:“你看我作甚?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那你信不信,我要杀你,易如反掌?”白夜淡道。

“你?”女子一听,轻笑不止,眼神如同看待白痴:“就凭你?一个小小气魂境七阶的废物,杀我这个绝魂境一阶的人?你是在痴人说梦吗?”

“哈哈哈哈”

周围的侍卫们大笑不止。

沐清清脸色有些发红,但她之前是看到过白夜出手的,也知晓白夜必然隐藏了实力,对付绝魂境一阶,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只是,当下白夜面对的是公岳!初宗排名第七的天才,绝魂境四阶巅峰的剑道天才!他可是号称生死剑魂的恐怖人物,据说一剑决定生死,一剑了结战斗。

白夜对上他,只怕凶多吉少

但在这时,白夜动了。

一道残影瞬间掠出。

公岳眼神一寒,急忙窜向残影,意图将之拦下,但这残影速度太快,几乎瞬间便来到了那女子的面前。

啪!

清脆的响声传遍了整个巫山亭。

那女子整个人朝后旋转数圈,摔在地上,好一会儿人才回过神,四周侍卫大惊,举目望去,只见女子脸上出现一个鲜红的掌印,嘴角溢血,而她面前立着的,正是刚才消失的白夜!

公岳竟无法阻下他。

沐清清惊讶不已。

“你敢打我?”女子回过神,怒气冲天。

“打你算什么?你信不信我还能杀你?”白夜目如冰窖道。

女子浑身一颤,吓得不轻。

公岳禁不住笑了起来。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在我面前,还打了我的人!白夜,我承认,从这一手来看你的确有与我过招的机会,我给你这个机会了!”

话音落下,公岳大手一招,那些侍卫立刻跑开,将二人围起。

白夜扫视四周,淡道:“打算围杀我吗?”

“不。”公岳摇头:“我接受你的挑战!你说你以你的命做代价,我允了,你先辱我在先,又打伤凤儿,羞辱于她,我岂能饶你?你败于我手后,我不会急着杀你,我会让你体验体验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让你明白得罪我的下场!”

“废话太多了!”白夜淡道:“出招吧!”

“来吧!我让你先出手!”公岳双手后负。

白夜一听,眉头微皱:“怎么你们这些魂境比我强的人都喜欢让我先出手?这样显得你们很强大?”

“只是不想欺负你罢了!”公岳淡笑。

“你不出剑吗?”

“对付你?何须拔剑?我的剑,只为强者而拔,你还不够资格。”

“是吗?”白夜淡道:“那我且问一句,如果我胜了你,你该付出什么代价?”

“胜?”公岳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你想如何?”

“我以我的命做赌注,你,当然也要用你的命做赌注!”

“你就这么自信?”公岳摇了摇头。

“你就这么不自信?”白夜反问。

“呵,可笑,我答应你!你若赢了我,那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白夜眼神凝了起来,步伐微张,双手后负。

“你刚才说对付我不用剑,那么,我会让你在第一时间拔出你引以为傲的剑!”他抬起一只手,身躯弓着,做出攻击状。

“痴人说梦。”公岳冷笑。

四周侍卫也皆用着玩味的笑容看着白夜。

气魂境人挑战绝魂境人?而且还是一名位列初宗第七的天才?这不是在搞笑吗?

但下一秒,白夜动了。

就像一阵狂风刮过,人乘风而动!

少年那壮硕的身子立刻化为了残影,让四周十几双肉眼难以捕捉。

快!

太快了!

对面的公岳心脏一紧。

却觉面前涌来一股寒意,那化为残影的人瞬间出现在面前

铿锵铿锵铿锵

一大群剑气随之袭来!

公岳脸色大变,连忙后撤,但残影紧逼不舍,剑气狂轰。

这剑气?怎么回事?气魂境人竟能驾驭如此恐怖的剑气?不可能!魂气外放明明是绝魂境人的专属!

这剑气的凌厉程度强的令人发指,肉身绝对接不下。

怎么办

?若拔剑了,岂不颜面无存?

可不拔剑,只会被这些剑气逼入绝境,从而一败涂地!

不行!

公岳眼神紧了紧,终下决定

铿锵!

一道犹如雄鹰鸣叫的剑颤声划破长空,伴随而来的是凌乱的剑气。

白夜祭出的九魂剑诀之剑气瞬间被这股霸道的剑气震散。

二人分开。

公岳单手握着一柄泛着暗黄光芒的长剑,静静立着。

白夜双手后负,却没有出剑。

“刚才你不是说对付我不用祭剑么?那这又算什么?”

公岳脸色时红时白,咬牙冷道:“我不过是想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生死剑法之威力,好让你这狂徒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真是不要皮脸,初宗天才?令人发笑!”白夜嘲讽道:“动手吧,我就站在这看!”

“狂妄!”

公岳彻底被激怒,举剑刺出。

剑似游龙,带着咆哮一般的剑鸣撞了过来。

白夜步伐急转,惊鸿之步灵活闪动,不断躲避。

没了软剑,白夜的身躯更为灵活了,长期使用万斤重剑的好处也在这一刻得以体现出来。

但公岳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之前以九魂剑诀将之逼得拔剑,不过是他大意的结果,而现在,他已经彻底被激怒。

“生死剑法第一式!剑看生死!”

公岳显然察觉到白夜真正实力绝非气魂境七阶,直接使出生死剑法,绝不含糊!

只看其剑闪烁黑白之光,时黑时白,剑身突然爆出万道剑气,如天女散花般朝四周炸裂,靠的最近的白夜瞬间被无数剑气覆盖

他眼神一寒,双脚朝地面踏去。

咚!

大地被他踏的颤抖不已,一道光束从头顶溢出。

灵花天魂!

“金刚不灭!”

白夜大喝一声,身躯突然绽放出一圈金光,这无数剑气轰于其身,竟像是打在钢铁上,难进半寸!

灵花天魂与金刚不灭的强大硬度,瞬间强化了白夜的肉身!

“什么?”

公岳眼神发紧。

“重剑诀!”

白夜咆哮,双手举剑,用尽了全部的力量朝公岳斩去。

公岳急忙举剑。

咚!

剑锋相撞,发出惊天巨响,巫山亭周遭疯狂晃动,山峰裂开,尘土飞扬。

人们好不容易站稳身子,却瞧见公岳的半截身子,竟因挡住这一剑而陷入泥土之中!

白夜的力道,竟将公岳深深轰入地面

周围人凉气倒吸!

乐山治疗牛皮癣医院
吴忠治疗盆腔炎医院
丹东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乐山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吴忠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