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灵诀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雷之术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9:35

神灵诀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雷之术

通常来说,沉默之人,善于聆听,但同样的他们内心的自尊心都会强烈许多。

王元正是这类人,或许是自己是庶出的缘故,让他自小保持了沉默,而且他的修行天赋比之族中的一些弟子都要弱一些,因此对于这些,他都比较在意。

不过当来到书院以后这类情况改善了很多。

因此,见到木名等人后他说的也很多,只是现在木名的举动让他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看起来如同一个......笨蛋一般。

这,是他不能忍受的,不是说他忍受不了木名,而是忍受不了自己。

所谓言多必失,想来就是如此吧,王元心中闪现这句话。

木名见到王元盯着自己,目中的光芒不知何意,此时听到他如此说道,木名心中多了一丝古怪的感觉。

似乎王元有些脆弱的样子,这让他有些意外,域他所认为的不同。

“王师兄,那怎么是安慰之言,师兄有所不知,我在起初修行的时候,体内无法诞生神力,但我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每日不断尝试,最终才迈出修行的一步,而不是所谓的天赋带给我的这一切,事实上,我的天赋也一般,今日的种种,离不开我自己当初那短时间的努力,而且这努力和坚持也将伴随我一生。”

木名并没有敷衍之意,而是说出了自己的当初的一些经历体会,因此言辞都极为真诚,没有作为之意。

王元看着木名坦诚的态度,心中的那份木名的不安消去了,点点头道:“师弟所言在理,只是师弟的举动超出了师兄的理解了。为何师弟能如此轻松掌握瞳术,即便是是魔藤能掌握我可以理解,除了有些诧异之外,我知道那是精怪天性使然,但是木名你.

神灵诀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雷之术

.....”。

王元没有说完,不过木名已然知晓其意,看着王元眼中的疑惑,木名轻叹一声。

“师兄,我也真不知,只是觉得自己能够掌握此术,便也能施展开了,事实上,若是我愿意,体内的力量属性符合那神通,我都可以模仿掌握,不过终究是得其形,没有心法也无法施展这神通,所变化的神通威力不大。”

木名说的是实话,神灵诀的奇异便是如此。

当年木名便能演化小和尚的大慈大悲手,只是没有响应的心法,自然无法将这散手发挥出最大威力。

现在,王元已说出了瞳术的关键,那么木名自然也能催动。

只是神灵诀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自然不能说,而且木名所说也没有欺骗之意,神灵诀给了自己这个能力,自己也确实能轻松演化这些神通的变化。

无论是眼瞳还是手掌,甚至全身各部分都存在了经脉,有经脉的地方自然就有神力存在,神力存在了就能释放神通,甚至有人用毛孔都能释放神通,极为恐怖,千百毛孔都喷发出术法,伤人何止一人。

不过眼中的经脉极为脆弱,平时将修为凝聚到双眼,也只是为了看的更远些,若是时间久了眼睛也会疲惫,不过现在用体内丹火滋润这些经脉,可极大程度舒缓眼睛的疲劳。

这也是丹师能做到的,其他修士恐怕也只有如金阳那般不断让眼睛适应这种变化,才能收放自如了,只是,谁也不敢拿自己眼睛开玩笑,这需要天赋还有尝试的勇气。

如此,瞳术自然有成。

想当初,木名修炼天雷典,自己也是不断被雷电冲击,时常有雷霆的威力散出,让自己受伤,不过这种情况随着时间的改变,已然不再,而第四道灵身的神通依旧如此,木名的修为境界无法掌控,因此才会伤敌的同时也伤己。

王元轻叹一声,人与人终究是不同的,自己当初修炼瞳术乃是意外,自己再打斗之时落入下风,心中渴望获得极大的力量时候才觉醒了这血脉。

也就在这一次,第一次释放出瞳术,不过这次以后自己修养了数天,这几天中眼睛陷入失明状态,自己娘亲更是痛苦不已,担心自己从此失明。

“可惜我不能传给你任何术法,这是我体内血脉的力量,你和我血脉不通,我无法传你。”

最后,他说出了这句,语气中有些遗憾。

木名摇摇头,道:“王师兄无需介怀,今日你所给予我的,无疑打开了我心中另一扇窗户,以后的时光中,看见什么样的风景,还是靠我自己。对了,你可有修行雷术的属性?”

木名心中感触,尽管自己和王元接触的不多,不过此人值得结交,而且方才自己施展雷术的时候,隐隐见到了王元眼中的渴望之意,故而有此一问。

王元摇头,道:”寻常的雷法我也尝试过一些,不过都被我体内的血脉压制了,不过,若是雷术层次极高,倒是有可能修炼。”

木名见此,也不多言,一拍储物袋,便有一道光影飞出,落入木名的手心。

看着此物,木名有些缅怀,想起了当日断香城的日子。

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这是霖府主传授我的术法,师兄不妨一试。”

王元看着这书籍上的字迹,隐隐有些期待,在修行界都有不成文的规矩,天字为术名的神通,通常都极为厉害,而且必须如此。

木名既然拿出此物,想来也是极高的术法,若没有猜错,方才的雷电神通应该就是修炼了此法了。不过他却没有接过去,而是面露疑惑之色。

“师兄为何不接受?”

木名看出了他的顾虑,不过他认为这是没有必要的,霖府主当日并没有告诫他不得传授他人,那么就一定猜到日后会有今天这般的场景。

“其实木师弟无须如此,即便没有我今日所传授,你日后也能摸清此道的。”

王元说出了心中的顾虑,对他来说,这点帮助可以说是举手之劳。

木名却摇头道:“师兄为何就断定今日所受只是一般的恩惠,若是没有师兄的指点,恐怕我还不知道走多少歪路,甚至有可能都放弃修炼此道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师兄还没有看此术,若是不适合,也就罢了,若是适合,多一个人修炼也是好的。而且,我也好奇,师兄的血脉加上雷术,不知威力如何。”

木名言辞真切,王元沉吟半晌后方接过,随即翻阅开来。

“你想不想学?”木名见到魔藤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魔藤看了木名一眼,道:“藤木惧雷火,你知道的。”

木名不以为意,知道这是托词,应该是有所顾忌才对。

“你修炼了丹火,也融合了朱雀火焰,也没有见你有异样,而且还有雷击木浴雷火重生一说,你不想试试?”

木名觉得魔藤极为不可思议,体内力量驳杂,但是没有任何反噬之意,当日他吞下的精血不在少数,不过现在安然无恙,没有任何变故。

魔藤继续道:“时间还不成熟,不过若是不介意,回头把你的丹鼎借我观摩研究一番,若没有外,应该可以修成雷术。”

“这自然可以,只是有何区别?”

木名问道,同样是雷术为何为何不能现在修炼。

魔藤却笑道:“自然不一样,雷击木尽管遭受雷火之力死去,不过也因此而复活,雷火之中不光只有毁灭之力,还有一丝生机存在,正是这生机促使雷击木复活,更是具有雷火神通,你可以将其称为生雷,生火。”

“生雷,生火?倒也名副其实,确实是这个道理。”

木名点头,这说法倒也能接受,

魔藤继续道:“我们修炼的丹术中的丹火具备了两种力量,炼丹之时,火焰温度极高,如你方才的神通,具有毁灭之力,而你替人疗伤之时,所用的就是生火滋润他们的伤势,使其恢复。”

木名闻言,暗自心惊,魔藤竟然在短时间内就将丹术的一些奥义理解深刻,丹术也是造化之道,造化二字,包含阴阳变化,正反之道,而魔藤接触丹术也没有几天,但是所言所语比之木名也不遑多让,而且对于雷火之意的两个变化,所理解认知更是超过了木名。

“此外,我现在的体内力量还没有完全融合,若是直接修炼这毁灭雷术,恐怕会点燃我体内的这些力量,让他们在我体内爆开,到时候,恐怕我只能舍去这些精血了,甚至重创了。不过若是修炼生雷一道,则能够让我体内的生机壮大,你说我该如何选择。”

魔藤说罢,一脸平静,此时木名才知道,魔藤看似无恙,但是他的潜在危险也存在,而且极为危险,而不像自己,有巨蛋的存在。

修行一道,果然是有舍有得,机缘和危机共存,自己当日强行融合那些精血又何尝不是如此。

不过看魔藤这般,木名知道他也没有表面那般平静,不然也不会索要木名的丹鼎。

木名会意,也不多言,默默念动一个咒语,一个印诀打在丹田,一道黑光就飞出落在手心,一口有黑色的小鼎出现在手心,正是雷鼎,不时有雷电闪现,颇为奇异。

“雷鼎内诞生了灵智,你小心些,否则恐怕雷鼎会狂暴。”

木名摊开手掌,雷鼎就飞向魔藤,魔藤点头应下。

“比之神宝也不遑多让了,不过成长的空间更大。”

魔藤查看片刻后说道,木名有些意外,问道:“你记忆不是没有了么,怎么什么都知道一般。”

魔藤顿了顿,看着丹鼎在他手心消失道:“也不知为何,尽管记忆断去了,不过这几日有些记忆莫名奇妙的出现,我怀疑是鬼冥的力量吞噬了我记忆的缘故,现在又反馈回来吧,不过......由他去吧。”

木名一愣,鬼冥居然也能吸收记忆,莫非是搜魂术?不过也不知道了。

而此时,一道雷芒发出嗤嗤之声,从王元体内飞出,直接落在二人不远处的地面炸开,二人皆是一愣,不由相视一眼。

血脉之力也无法压制的神通?

(平安夜快乐!祝愿大家家人平安健康。早过了会意外收到苹果的年纪,开始缅怀曾经向旁人讨要24张一角钱买一个苹果的青春少年,热闹是别人的,理解更深刻了些。)xh:.126.81.50

湖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湖南治疗癫痫病方法
湖南治疗癫痫病费用
湖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湖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