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盗墓笔记续9 第四章 神秘来信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8:40

盗墓笔记续9 第四章 神秘来信

本打算在阿贵家在打探一下,当下挂了后,在阿贵家吃了饭就背包袱走人,临走时我把自己留给他,顺便给了些钱,让阿贵一但有胖子的任何消息,务必回给我

出了山区,正好有当天的机票,坐上飞机晚上八点就回了杭州,现代的高科技就是好啊,想起前几次都是赶火车转汽车,一路上颠的肠子都打结的惨状,不由苦笑,我他娘的,当初是为什么啊刚出机场,一辆黑色的奥迪就停在我跟前,来的突如其来,吓了我一跳

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我有些警惕的盯着眼前的奥迪,这是老款的奥迪a6,刚出来的时候也值一百来万,现在市面上已经没的卖了,反而成了某些车迷的热点收藏品,外形方正低调,如果不是前面的四个环,没人会把它跟以车型美观的奥迪联系在一起

车缓缓摇下来,里面露出一张精瘦的人脸,高凸的颧骨,眼神锐利的盯着我看,这人我不认识,光是他的眼神我都觉得不简单,这几年我大大小小的人物也见过不少,眼前的人不一般

没等我有所反应,车里的人沉着声开口:“二爷让我来接你,上车”车门被他从里面推开,我上了车,心中加疑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一封急件,会是谁寄给我的?

开车的人面表情,一路话,我跟二叔见面的机会少,在我映像中,二叔是个奢华的人,但他的奢华并不显眼,大多数时候穿着白色或藏色的唐装,只有出门的时候才换点正常的衣服,他的住处是我爷爷的房产,现在翻成了一栋白色小别墅,爷爷的三个儿子里,我爸老实巴拉,我三叔一身草莽气息,就我二叔,年轻的时候据说祸害了不少姑娘,拥有大家的贵族气息,后来大概是太显眼,被我爷爷教育过,打那以后就低调的很

我们吴家的根在长沙,因此二叔也很少离开长沙的地界,在杭州有一处小房产,只有一个钟点工会定期去打理,我偶尔会帮忙看一下车子七弯八拐,驶进了南区的一片老旧筒子楼,这片老房区本来要差迁的,但有人提议要保留时代特色,两拨人马争来争去,那些老楼到现在还林立着

不多时,低调的老奥迪停在了巷道口,那人下了车,走在我前面,步在前面领路,我心道,这条路小爷我比你熟突然前面的人转过头,凌厉的目光瞪了我一眼,皱眉道:“二爷等急了,你点”我这一天折腾的够呛,走了一天山路,接着马不停蹄的订机票,在飞机上喝口水还不小心打翻了,我这是造的什么孽

心情郁闷的跟着他后面,楼道里黑漆漆一片,密集的筒子楼住的人已经不多,零零星星透着灯光,二叔的房子就在一楼,我一进去,桌子上摆了几个菜,二叔正坐在位置上抽烟,穿着家居的白色唐装

我进门叫了声二叔,他抬起头,冲我招手,道:“先坐下吃饭”身后的黑面神直接将门关上,末了上反锁,我一下就觉得气氛不对劲

我坐在二叔下首,二叔把抽了半截的烟灭了,对黑面神说:“老雷,坐”黑面神面表情的点点头,转身走到墙边,将帘拉的严实才坐下

一年前,二叔到张家古楼救我的那次,带的都是身边的好手,当时也没见到这个老雷,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瞧见我打量的目光,二叔开口道:“老雷是我年轻时认识的合伙人,二十多年没见了,现在暂时跟我一起”一起干什么二叔没说,总之这个叫老雷的黑面神挺不客气的,坐下后就自己拿筷子吃饭,比我还自在

我给二叔倒了杯酒,完了又往老雷面前添一杯,看二叔对他的态度不俗,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着也得给二叔面子他抬起头面表情的看了我一眼,伸手将酒杯往二叔面前一推,接着又面表情的埋头吃饭

,我瞪眼,这、这他娘的什么人啊?操,他是小哥的亲戚?

二叔摆摆手,道:“老雷喝不了酒,先吃饭”席间,二叔跟我聊了些家常,问我对于盘口以后的计划,我将自己心里想的和盘托出,他沉吟道:“老三的事情我不管,不过你想漂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手下那些盘口的人绝对会反”这事儿我也想得到,古董明器这行,真正赚钱的交易都是在私下里,那些真正的好东西都是不允许金钱交易的,如果要做明面上的生意,盘口至少得缩水五成,但如果不这么做,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没准撑不了十年,就得进牢里蹲着

这里面水太深,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充其量有点小钱,如果不是这几年的经历,我是个看杀鸡都会起鸡皮疙瘩的人,能管好我自己的铺子就已经不错了,要接管三叔的整个产业,我自认没那个本事

苦笑一声,我敬了二叔一杯酒,道:“二叔,不是侄子不争气,您从小看着我长大,我是什么货色您清楚,如果您真不管堂口的事儿,三叔的心血迟早得毁于一旦,您就当帮帮我,再怎么撒手不管,也得给我支个招儿”

二叔喝了酒,听的直皱眉,道:“跟你爸一个德行”说完,忽然顿了顿,看了我一眼,沉声道:“你是什么货色我确实清楚……”说到一半又打住,转移了话题,跟我聊起家常

一顿饭吃的不紧不慢,我心中没底了,看二叔的样子,不像是着急,于是试探道:“二叔,您这么急着叫我回来,那信呢?”

这时我们也吃的差不多,听我这么一问,他放下筷子,擦了嘴起身道:“你跟我过来”我跟他进了房,这间房有点寒颤,跟二叔的小别墅一比就跟贫民窟似的,右边靠墙一列柜,挨的位置放着一张脱漆的窄木桌,他拿出兜里的钥匙,打开抽屉抽出一个白色信封递给我,道:“你自己看”

我以为二叔已经事先看过,否则也不会这么急找我,没想到这信居然是没拆过封的

这个不是什么递急件,而是老旧的那种黄纸信封,封口用胶水黏着,上面写的收信地址是我的铺子,寄信地址上写着:南尾路老教宿舍1栋303,看来是本市寄出的,寄件人名称没有写,但在信封的显眼位置写着这样几个字:邪亲

显然,这封信指明是要我来看,因此二叔一直没有打开,此刻他也正紧张的盯着我手中的信封

这封信本来没什么特别,但我一看信上的字迹,瞬间明白了二叔如此紧张的原因看着上面熟悉的自己,我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真他妈疼

但这字迹我绝对不会认错,做拓本生意的,对于笔记有犀利的辨别能力,这字体……这字体竟然是三叔的字迹

我张大嘴,抬头看二叔,只见他正死死的盯着我手上的信,道:“大侄子,看老三写的什么……他娘的,这小子还活着”

我脑海里一片混乱,西王母国分散后,三叔至今未归,已经接近一年的时间,他当时还被野鸡脖子咬伤,再加上那批留下来照顾他的人,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我几乎对三叔的生存已经不抱希望,而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信件,顿时让我的脑袋里七荤八素,首先是巨大的喜悦,随即而来,便是深的疑惑……三叔如果还活着,为什么不出面?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时间,我心中乱成一团二叔见我这样,叹了口气,道:“你这么盯着它也看不出什么”我反应过来,赶忙撕开封浆

n

赤峰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来宾治疗性病方法
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赤峰治疗宫颈炎方法
来宾治疗性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