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二百九十四章 允恭玄默,王者上贤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2:40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二百九十四章 允恭玄默,王者上贤

少女时代走出机场,一眼就看见了接机的林允儿,身周还有几个保镖相随,笑容满面地立在那里对着大家挥手。

“哎一古……允儿你这回风头可是出得大了。”姐妹们围了上去:“这两天几乎整个韩国都在提你们的名字,什么时候搞出来的绯闻方案,我们居然事先都不知道,还吓了一大跳。”

林允儿笑着敷衍:“都是巧合,OP……唐总和金社长默契合作,顺水推舟啦……”

“我们就说不可能是真的,不然小贤还不打死你们啊……”

林允儿目光掠过徐贤,又飞快地垂下眼帘。

徐贤微微一笑:“他没来接我们啊?”

“他在市里有个会议,是关于开放旅游的各项问题。”林允儿没看徐贤,低头带路:“他派了公司大巴,大家来这边……”

大巴车上,姐妹们还在叽叽喳喳:“诶,去年起我们居然来了三次济州岛,次次是大唐公司。”

“和唐总挺有缘的对吧?”

“什么有缘,人家冲着小贤呢……”

“唔,他不至于亲自管邀请商演这种事吧,前两次应该是巧合啦。这次就不知道了……”

徐贤坐在最后排靠窗,依然安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林允儿陪坐在她身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姐妹们无心,“这次就不知道了”,指的是不知道为了小贤呢,还是纯属公事需要。但这话落在林允儿耳内,立刻心虚的觉得大家在说不知道为了小贤还是为了她林允儿。

她的头垂得更低了。

徐贤忽然开口了,声音很轻:“欧尼,你真是想让我讨厌他呀?”

林允儿慌忙辩解:“不、不是他的问题。他、他连我喝得大醉都没有碰我。本来那天已经要送我走了,我试探他,他都没有给予回应……他很在意你的看法,真的。”

徐贤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林允儿的侧脸,真的很美,比自己美。她低声道:“所以你想告诉我,是你勾引了他吗?”

林允儿抱膝沉默,良久才低声应了句:“是。对不起。我会整理和他的关系,你别怪他。”

徐贤安静地看着她,微微摇头:“你在学他……扛?他是大沙文主义,自大自恋自以为可以肩挑日月,你这瘦弱的肩膀是又何苦。”

林允儿有些惊愕地抬头,对上了徐贤清澈的目光。

只听徐贤缓缓道:“欧尼……无论事实是不是你说的这样,我宁愿去讨厌他,也不会想要恨你啊……”

林允儿咬着下唇,差点哭出来。

徐贤喃喃自语:“陷入爱情的女人,真傻。我以为自己已经够傻了,无名无分跟在他身边都不以为意。没想到一直觉得是世上最机灵的欧尼,爱起来,比我还傻……”

林允儿知道自己前些日子一直都让小贤觉得傻,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看,是那时候就已经陷落了吗?她没有去细想,也不愿去细想,只是呐呐道:“小贤,我是真的只想和他到此为止的。正好所有人都觉得只是绯闻……”

徐贤叹了口气,重新偏头看着窗外:“只要他不愿意当个绯闻,那你们就远远没有结束,那一夜的烟火,难道不是他在证明什么?”

林允儿张了张嘴,无法回答。

徐贤微微一笑:“我曾无数次想要离开,最终还不都是徒劳无功?在和他的纠缠上,我才是过来人呢,欧尼。”

是哦,你个小家伙才是过来人呢!林允儿咬着下唇,很虚心地求解:“那到底该怎么办?”

徐贤沉默不答。

她无法回答,因为她自己都逃离不了他的漩涡,又怎么回答?

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起因从来都不纯粹是你勾引他,也不纯粹是他起了意;结局既不纯粹是他不愿放手,也不纯粹是你我心中难离。是双方的因素合在一起,互相吸引,才会冲破了各自的自制力,走得越来越近,直到没有距离。

****************

少女时代刚刚抵达,并没有直接开始工作。大家到酒店安置下来,各自休息。

徐贤将行李丢进房间,就跑到林允儿房间里,两人对坐着喝茶。

两人并没有说什么,都知道唐谨言很快会赶来,她们在等他。

林允儿见徐贤茶杯空了,就忙不迭地添上,那态度简直讨好。徐贤看她那模样实在忍不住想笑,这位姐姐从小就古灵精怪,不捉弄你就算她今天心情好了,像这样鞍前马后讨好人的样子可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她觉得很有趣。

其实你是真的没有愧对我什么啊,欧尼,他的女朋友不是我啊,你喜欢他又有什么愧对我的,实际上和我一样,愧对的都是仁静欧尼啊……

我真的没有气过你,今天的你就是昨天的我,我完全理解你的每一分心情啊。

甚至我也没有气过他……不对,是有生了一阵子的气。因为他说过的,要我讨厌他很简单,只需要他把手伸向你。如今他伸了手,我是挺气他的。

但只是气了一阵子啊……因为他并不是想要尝尝少时门面,也没有花言巧语去骗你,也没有利用我来接近你,甚至没有正眼瞧过其他的姐姐们,这真能算是向你下手吗

?不算的吧……

那么我讨厌他的前提在哪里?我找啊找啊,找不出来,然后就不生气了。

但这些话徐贤一直沉默着没有说出来,难得看林允儿讨好人的模样,她挺想多看几眼的。

正这么想着,就见门卡一响,唐谨言开门而入。徐贤转头看着他,看他大步走过来,站在自己面前。两人四目相对,很快就看见了互相眼中的意味。

林允儿放下茶壶,她也想知道唐谨言会怎么面对。

然后在林允儿呆滞的目光中,唐谨言俯身,重重吻在徐贤唇上。

更让她呆滞的是,徐贤反手就搂了上去,热烈地回应。

林允儿听见了自己世界观崩碎的声音。尼玛啊……枉自纠结了这么多天,枉自在昨夜最温馨的时候艰难地下定了离开他的决心,小心翼翼地跟小贤陪着笑脸,自作聪明地把揽给自己,最后看见的是这样的场面?

徐贤没吻多久,很快离开他的唇,瞪着他问:“你到底有什么好?我欧尼这么嘚瑟骄傲的人,居然会这么喜欢你。”

唐谨言还没开口,崩坏了的林允儿再也忍不住:“喂喂喂,什么叫这么嘚瑟,又什么叫这么喜欢他?他有什么好喜欢的,我说了要和他整理关系的!”

徐贤没理她,自顾自地对唐谨言继续说着:“是因为她看见了同类吗?而且是同类之中的君王,漩涡般的吸引力,不由自主地靠近。”

唐谨言当然没那老脸自称“是啊是啊”,只能闭嘴不答,而林允儿却怔忡地呆在那里。

这死小贤,为什么看得这么透啊……她到底看了我多久的戏啊?

林允儿实在觉得这破地方呆不下去了,面红耳赤地起身道:“你们久别重逢,好好聊聊。我去找她们玩……”说罢落荒而逃。

跑出房间没几秒,林允儿慢慢放缓了步伐。不对啊……那是我自己的房间,我干嘛要跑掉啊?

林允儿敲敲脑袋,慢慢从混乱的心情里平静下来。

小贤这臭丫头,当我看不穿你?倔强的自称也是君王,岂不是为了挣扎着抗衡他的漩涡?

甚至你比我还惨……你甚至早已习惯于他的征服,连抗拒心都没有。

林允儿面无表情地重新打开房门,果然一眼就看见徐贤被他压在窗台上,通红着面颊,似是想挣扎,却又下意识地正在迎合,看那衣裳半解钗横鬓乱气喘吁吁的样子,刚才那副一本正经理智分析的臭模样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

依稀听见唐谨言在说:“哪有你这样欺负自家欧尼的……”

徐贤呜呜地说不出话来。

真是喜闻乐见大快人心……

——————

注:允恭玄默,语出郑絪《享太庙乐章》。王者上贤,语出《六韬.文韬.上贤》。(未完待续。)

河池牛皮癣
莆田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阳泉治疗癫痫病费用
河池牛皮癣医院
莆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