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逆乱战神 第一百八十五章 强敌败退

发布时间:2019-09-12 17:03:45

逆乱战神 第一百八十五章 强敌败退

强敌败退

轰!

玄琴冷笑一拳轰出,神火滔天

,可怕金色拳头沾染不朽神力,开山裂石,无所不能,隐约间更是伴随着一股亘古不灭气息。

吼…!

天妖王咆哮,血光弥天,可怕钢躯内,金色的神光发出劈哩叭啦的交织声,似金色雷光肆意摧毁着强大生机。

这是多么可怕的神力啊!

玄琴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难道真的为神灵,不可战胜么?

远处的几人沉默了,玄琴的表现似乎永无止尽,能看到的永远都只是冰山一角。

什么时候才能将他彻底看透,几人叹息!

“啊…!可恶!可恶!我不会放过你的!”天妖王嘶吼,可怕的咆哮声,令这天地轰动不已,怒雷肆意响彻天地间。

虚空魔云密布不停翻滚着,像是各种远古图腾,瞬息千变,不可追忆。

玄琴冷笑,狂风吹起他的发丝,仿佛一轮黑白瀑布,垂帘三千尺,丝毫不惧强大的魔气侵体,仿佛又回到杀戮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杀出赫赫凶名,那么这一天呢,可否杀出朗朗乾坤?

“难道你认为我会就会放过你吗?你已经老了,何必出来争霸天下,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的可怕,比如我。”

玄琴动了,一步迈出,虚空倒转,呈现出一种可怕视觉美感,没有任何瑕疵。

神光迸进,这一次神罚之剑破体而出,似乎明白他心意,已然演化出可怕的天剑九诀。

嗖…!

千丈的璀璨剑光,刹那间从下方横跨虚空,直接斩向盘旋在虚空的天妖王。

可怕的剑芒仿佛破开地狱的杀戮之光,又如上苍的刻意惩罚,诠释着天剑九诀每一招每一式的精髓。

“哼!你是很不错,可你想要杀我,这无疑做梦!”天妖王厉声咆哮,巨大前爪顿时探出,泛起漆黑的亮光,有些刺眼,试图横击那璀璨之光。

叮!

血水再度洒下,染红了天,一切并没有如他所想。

他若极力相抗,那道可怕剑光反而巨震轰鸣,杀意狂涌,更加可怕无比。

玄琴一脸冷漠,宛若人间之神:“看我现在还能不能杀你,你连哥舒云都无法相比,又岂是我玄琴之敌!”

天妖王怒吼,那双巨大的眸子盯着已被斩掉的巨爪,恨意完全取代了失足之痛。

他当然知道玄琴说的并非没有道理,这样下去他确实必死无疑,且尸骨无存。

即便他去争,可他并没有玄琴这等惊世骇俗的修为,他又如何去争,他又该拿什么去争?

瞬间,他眸子不停的转动,思绪万千,绝不能就这么死去,绝对不能,他仿佛听到内心的呐喊。

“哼!今日留你一命,他日我自会来取!”

吼!

咆哮一声,天妖王巨大的龙躯瞬间朝着天外狂奔而去,似有死神在追赶般,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咂舌。

玄琴笑了,笑得很低沉:“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呢!不如留下来好了!”

玄琴手掌摊开,言出法随,无比巨大的手掌再度遮掩了天地,对着整个虚空深处怒拍而下。

“可恶!啊…!玄琴!他日我定要灭尽你仙剑门,杀光所有与你有关之人,啊…!”

虚空深处传来天妖王愤怒的咆哮声,声音续断,显然是遭遇到无法想象一击,以至于那片星云大动荡。

远空晃动,墨绿色虚空崩碎瓦解,玄琴掌尽之处,已然将方圆八百里虚空拽于手心,却唯独不见天妖王亦或者魔龙的躯体。

玄琴凝视着虚空,摇了摇头,对于自己有些不太满意:“终究还是被他逃走了。”

冷双颜走了过来,漂亮动人的眸子打量着玄琴:“该死的人太多太多,你不可能一夜之间杀完,又何必执着于这一刻?”

玄琴沉声道:“我若不杀他,也许仙剑门日后会有劫难。”

他已转身,边走边道:“天妖王这种人一定得死,他若不死将会有无穷后患。”

“哈哈…!师弟,你果然盖世无敌!连妖族有着无敌名的天妖王都败在你手中,我实在太佩服你了!”萧月爽朗的笑声传来,蹦上虚空,给了玄琴肩膀一拳。

玄琴吃痛,拍了拍萧月肩膀,脸色颇为歉意,为自己的迟来感到有点愧疚。

他看着这些兄弟姐妹,始终感觉温馨之极,即便很多年后的他回想这段往事,他也是感慨万千。

人世间最不可追寻的之一,据说就是记忆。

易薇睁大眼睛,娇呼道:“哇哦!玄琴哥哥,你简直太厉害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有我无敌!”青虎皱眉道:“不懂就问我,非得装聪明!”

“啊!你个王八蛋,你说什么?”易薇双手叉腰,一副凶巴巴的道:“萧月混蛋,你还在等什么,还不给我揍他!”

玄琴笑了,冷双颜也笑了,萧月笑的更加灿烂,青虎则愤愤不平了:“萧月,你他娘要是像个爷们,今儿就他妈别揍我!”

“哎呀!老弟啊!你这让我有些为难。”萧月自长空下笑着走来,笑的有些不怀好意:“要不咱整轻点,你趴在那里,让我踹一脚不就好咯!”

易薇快步走来,丝毫没有一点淑女的样子:“说的对,踹一脚就行了,我也是讲理之人!”

玄琴与冷双颜笑着看向三人,丝毫没有打算阻止萧月的意思。

他们不仅没有阻止,反而笑得更加愉悦,这是青虎应得的,他们怎能阻止呢!

这便是萧月青虎,很多时候他们就像是一剂调味料,充实了本就不平淡的一生。

“他娘的,真不是爷们,一脚就一脚,你要是踹我两脚,我得跟你拼命。”青虎说着,不由老实实站在那里,听话的像只乖巧小猫咪。

砰…!

“啊…萧月你大爷的,等我回来,我一定揍死你!”青虎刹那间飞出一里地。

远处,青虎怒目而视,黄金战刀紧握,大有拼命的意思。

这混蛋太不地道了,尼玛,完全被一个女人左右,这种男人怎么可能又出息呢?

这货就该鄙视他一万年。

每个人表达喜悦的方式都不一样,玄琴也不一样,他将冷双颜抱的很紧,很紧。

“我来迟了。”

“我知道。”

玄琴轻抚着冷双颜的发丝,忽然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来的这么晚?”

冷双颜轻笑:“你本来就会说出来,我又何必问。”

玄琴点了点头,叹道:“我无法做到对赫连文轩不闻不问。”

“为什么?”

“也许我跟他本就是同类人,他有他的孤独,我又何尝不是。”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宿命之敌。”

“是啊!”玄琴叹了一口气:“我们这类人本就很少,少的可怜。”

“所以你就专门赶回去救他?”

玄琴点了点头:“他并非十恶不赦之人,至少他没有残杀过一个人族修者。”

他又笑了笑又道:“我也杀人,他也杀人,但我杀得都是该死的人。”

冷双颜点了点头,已明白了他的心。

宝宝流鼻血
小孩病毒性发烧要几天才退烧
小孩子老是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儿便秘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